寻根究底 > 长篇w88

老宅惊魂

时刻:2018-08-26 作者:小小村落

    第一章 海滨老宅
    苏安妮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女作家,但是,最近一段时刻她的写作却陷入了瓶颈期,为了可以发明出一部令人满意的著作,她预备脱离喧嚣的城市,去安静的村庄静下心来写作。不久之后,她便在地处偏远的回龙村租下了一栋旷费已久的老宅。
    回龙村是坐落滨海的一座美丽小村,这儿的乡民代代信仰神龙,还在村子里建了座神龙庙。传说这儿的港湾从前有龙出没,而乡民信任龙还会回到这儿来,便将这儿叫做回龙村。回龙村的乡民终年都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,他们不与外界有过多的交游,村子里乃至没有通讯信号,打电话还得去村头小卖铺那儿用公共电话。
    苏安妮非常喜爱这儿,她觉得这种安静的小村子很合适写作,加上这儿与世隔绝没有信号,自己也就不必将时刻糟蹋在接电话上,更能静下心来进行小说的发明。她租住下来的当地是小村山坡上的一处老宅,老宅是一栋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洋楼,传闻这个小村从前遭遇过日本人的空袭,老宅外还留有一截空袭时留下的航空炸弹,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未被引爆,后来被人用土给掩埋了起来。
    老宅邻近被茂盛的树林环绕,环境和空气都非常好,老宅的外面布满了某种黄、绿相间的爬藤,尽管阅历过战役的洗礼,风雨飘零中的老宅却仍旧耸峙不倒。苏安妮将老宅上下清扫整理了一遍,整个房间就变得简练而亮堂起来。老宅的二楼有一间空置的房间,里边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,海蓝色的窗布在空阔的屋子内来回飘扬,她觉得很是喜爱,便让那房间保持原状,偶然会到房间内打坐冥想。
    她用剪刀将挂在窗外的爬藤剪去,其他的爬藤她并未做过多整理,夜晚的时分她就会把窗户翻开,吹着凉快的山风,透过圆形窗户俯视山脚下灯光稀松的小村,还有那挂在远处的如钩之月,然后开端拿出笔记本电脑,进行小说的发明。
    安静的夜晚,幽静的屋内传来“噼噼啪啪”快速打字的动静,海风时不时会从百叶窗外吹进来,为屋内平添了几何凉意,苏安妮忍不住感觉到了丝丝寒意,便找了件针织外套罩在白色蕾丝睡裙外。夜晚蚊虫飘动,她抹光了带来的半瓶花露水,看着脚下无数个被蚊子叮肿了的赤色小包,她决议明日到村头小卖铺买点蚊香和日用品。
    风悄悄吹拂着屋内,那挂在窗子两旁的米黄色亚麻窗布被吹得飘来飘去,她动身,斜靠在圆窗旁点了一支卷烟,便俯身看着窗外乌黑的夜景。那乌黑的树梢在风中来回摇摆,宣布沙沙的动静,宛若是夜晚潜伏着的一群猛兽。远处时不时会传来海水潮起潮落的哗哗声,她深吸了一口气,吐出一口烟雾,开端幻想着下一章小说的内容。
    她预备发明的是一部民国时期凄美的爱情小说,在那个家国全国骚动的时代,炮火连天之下的凄美爱情。小说的下一章节,男主人公第一次见到了他心仪的女子,那女子穿戴一袭冷艳的旗袍,站在蓝色窗布飘飞的窗内,伊人倩影旖旎,美得不行方物。她并没有看到他,而他却凝视着她的美丽好久不愿脱离,就如同是赏识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画一般……
    第二天清晨。
    苏安妮一大早上来就下山去小卖铺买东西,村里的小卖铺是那种极端粗陋的,开着一个四方的窗口,里边光线暗淡,货品被凌乱地陈设着,大都是些日用品和小孩吃的零食。她看着里边凌乱的货品,要了些方便面、面包、矿泉水和几盒蚊香。

    守在小卖部卖东西的是位叫七姑的老人家,看姿态已有六七十岁的姿态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,不过脑筋还算清楚。平常她儿子和儿媳出去做农活,傍晚的时分儿媳会到小卖铺来帮助。每次看七姑哆哆嗦嗦的姿态,苏安妮总忧虑她会算不清楚账。
    老人家大略都是孤寂的,所以对他人总是充满了莫名的热心。七姑那长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显露热心地笑脸,总会慢条斯理地问她,“姑娘,你一个人住在那老宅子里怕不怕啊?你是干什么的?干嘛要来我们这偏远的小山村啊?”
    苏安妮笑着说:“七姑,我是名作家,在网上租了这栋房子,留在这儿预备写一部小说,小说写完了我就走啦!你们这儿的景色真不错!还挺安静的,我很喜爱这种环境!”
    “哦哦哦……”七姑眯着眼又问:“那你叫什么姓名啊?”
    “苏安妮。”
    “苏……安妮。”七姑若有所思地念着,那布满皱纹的脸上闪耀过一丝奇特的神态,又笑着说:“真是巧啊!这老宅子曾经的主人也姓苏。”
    苏安妮惊讶,惊喜地问:“真的吗?!”
    七姑点了允许,慢慢地说:“这宅子起初是一位苏老爷的,后来几经曲折又卖给了他人,传闻买下宅子的人家后来去国外久居了,也不回来了,这老宅才一向这么空着。”
    苏安妮点了允许,然后开端将购买到的物品逐个放入方便袋中。
    那七姑又嘀嘀咕咕地想念:“这苏老爷膝下只要一位女儿,名叫苏七,说起那苏七小姐可真是个薄命的人啊!她是苏老爷的心肝宝贝,传闻当年她未婚先孕,生下孩子两年后老宅就起了大火,这苏七小姐就葬身在火海傍边,最终苏家人才廉价把老宅子给卖人了,后来寓居的人家又从头粉饰过那栋老宅子。”
    听到这儿,苏安妮登时来了爱好,也不着急走了,便问那七姑,“七姑,那你和我说说那苏七小姐的事呗!”
    七姑见她喜爱听,便点了允许,折腰笑问:“都是些陈年旧事,你喜爱听呐?”
    苏安妮仔细地允许,笑着说:“喜爱听!”
    七姑轻轻一笑,然后暗示她到小卖铺外的榕树下坐,那儿有张石桌椅,平常傍晚的时分村里人都喜爱在这儿打牌纳凉,现在人们都去做农活了,便也没有什么人在。

    苏安妮坐下,那七姑腰插一支旱烟杆子,一手拎着茶壶,一手拿着两只大海碗,弯着腰,颤颤巍巍地走来。她给苏安妮倒了一碗茶,又给自己也倒了一碗,然后才慢吞吞地坐下,用手擦了擦系在腰上的蓝色围腰,点着旱烟杆用力抽了一口,打开满口黄牙笑着说:“呵呵呵!很少有人喜爱听这些老故事了,你喜爱听我就跟你细细说说……传闻那苏七小姐喜爱上了一位留过洋的教书先生,那教书先生在这村子里教了两年书,两人就暗生情愫有了爱情,不过苏老爷死活不容许他们交游。苏老爷是期望苏七小姐可以嫁给她的远房表兄的,究竟她远房表兄家里有钱,不过适得其反,成果苏老爷仍是失算了。那苏七小姐素日就身子单薄,妊娠之后也不怎么出门,传闻她出产的时分我们都不敢信任她竟然怀孕了!还认为是苏老爷撵走教书先生后令她伤心欲绝,她暴饮暴食,所以变胖了少许,没想到竟然是珠胎暗结,最终还把孩子给生了下来了……啧啧啧……”七姑提到这儿连连咋舌,顿了顿,抬起桌上那碗黄澄澄的凉茶,抿了一小口,又哆哆嗦嗦地抽起旱烟来。
    “那后来呢?”看着她吞云吐雾极端淡定的姿态,苏安妮刻不容缓地诘问起来。
    七姑眯了眯眼,心思缥缈一般,又慢慢回过神来,淡淡地说道:“后来传闻苏七小姐寻死觅活要带着孩子去找那位教书先生,苏老爷当然不愿了,这家丑不行外扬,苏七小姐生下孩子之后就被苏老爷用铁链给奥秘了起来,这般过了两年。某天晚上,苏家不可思议的发生了一场大火!”
    七姑提到这儿的时分喉咙忽然提高了八度,苏安妮吓了一跳,只见那七姑抬着旱烟杆子的手都在轻轻哆嗦,佝偻着的身躯轻轻前倾,双眼微凸,似乎惨剧就在眼前一般。
    出人意料的幽静,令苏安妮不由感到毛骨悚然起来,一向侧耳静听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可怕工作。
    七姑的双眼慢慢地朝她转了过来,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看。苏安妮被她看得有些发毛,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,小声问道:“为什么会起大火呢?”
    七姑摇了摇头,慢慢地说:“大火来得古怪,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起火……一场大火往后,人们在废墟中发现了那双脚被铁链锁住的苏七小姐,大火发生得忽然,我们纷繁自顾自地逃命,没人去救她,没人去救她……她就被那场大火给活活烧死啦!”
    苏安妮听到这,心忍不住提到了喉咙眼上,眼前似乎真就看到了那场大火,还有废墟中被铁链锁住双脚的焦尸,忍不住深深倒吸了口凉气,感叹起来,垂头幽幽地说:“唉!那苏七小姐可真是命苦,那她的孩子呢?”
    七姑摇头说:“谁知道呢?有人说孩子一出世就被苏老爷给带进深山活埋了,有人说孩子一向被苏家藏在苏宅,苏老爷是想用孩子来钳制苏七小姐嫁给她远方表兄,又有人说苏七小姐生下孩子后的那两年其实是为情所困,疯掉了……议论纷纷的。”
    “那么那个教书先生呢?他确实就一去不回了么?就没有再来找过苏七小姐吗?”
    “唉……男人大多是薄情郎,哪儿有女性这般念情啊!”
    此时,一群小屁孩围在小卖铺外嚷着要买东西,七姑便不再说了,苏安妮也不好意思持续再打扰,便告辞脱离。脱离的时分,站在小卖铺外的一个小男孩忽然回头看向了她,那小男孩舔着刚买来的棒棒糖,却用一种极端不友好的目光看着她,那孩子看苏安妮的目光就和村里的大人相同,充满了排挤和警觉。苏安妮本来认为村子里的人仅仅由于良久没有陌生人来才会这样,乡民的冷酷和七姑的热心形成了明显的比照。